联系我们

地址:

电话:

邮箱:

中国香港居民在靖国神社抗议 外交部:已向日方

发布时间:2018-12-16 14:15 阅读

中国香港居民在靖国神社抗议 外交部:已向日方表达关切

  东方网记者刘轶琳12月15日报道:罹患疾病是不幸的,如果能以更低的价格用到最新的药品,对患者来说无疑是不幸中的万幸。今年,多种抗癌药物被纳入全国医保;随着全国11城市试点带量集中采购的开展,患者的用药负担正在逐步减轻。

  25种药品带量集采 包括一线肺癌药物

  今年11月,国家组织全国11城市试点药品集中采购,根据试点拟中选结果的名单与试点城市去年同种药品最低采购价相比,25种药品中,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仿制药22个,占88%,原研药3个,占12%,仿制药替代效应显现。药价平均降幅达52%,最高降幅达到96%。

  以原研药吉非替尼为例,吉非替尼是小分子靶向抑制剂,作用于肿瘤细胞受体胞内段的酪氨酸激酶,通过抑制这种酶的活性,从而影响肿瘤的增殖,达到控制肿瘤生长的目的。

  据上海交通大学附属胸科医院肿瘤内科副主任医师虞永峰介绍,一般患者使用吉非替尼的剂量为一天一粒,一粒是250毫克。目前,吉非替尼在上海的医保报销比例为60%,但即便如此,患者仍需要自付四成,长期使用负担较重。在本次集采中,吉非替尼的降价幅度超过75%,让很多患者实在获益。

  可以预见的是,随着本次带量采购的开展,更多“有好药却用不起”的情况将成为历史。而据介绍,药价大幅下降挤掉的主要是销售费用等水分,不影响企业发展,并且降价不降质。事实上,带量集采控制药价已有成功先例,2017年,上海市对26个品规药品开展带量采购,平均降幅为54%。

  纳入全国医保 17种抗癌药不占“药占比”

  今年10月,国家医疗保障局印发通知,将17种抗癌药纳入医保报销目录,其中包括12个实体肿瘤药和5个血液肿瘤药,有10种药品均为2017年之后上市的品种,均为临床必需、疗效确切、参保人员需求迫切的肿瘤治疗药品。

  这17种药品价格平均降幅达56.7%。其中,降价幅度超过65%的品种包括阿昔替尼、克唑替尼、舒尼替尼、奥西替尼、尼洛替尼、培咗帕尼、赛瑞替尼、西妥昔单抗、伊布替尼。价格降幅最大的是奥希替尼片,规格为每片80的降幅达71%。此外,部分重点品种如盐酸安罗替尼胶囊,规格为每粒12的降幅在45%左右;培门冬酶注射液规格为每支5:3750的降幅达31%,这些抗癌药纳入医保以后,会使大量原本负担不起的患者可以用上新药,改善治疗效果。

  在上海,近两年已将17种疗效确切的高价肿瘤靶向药纳入医保支付范围。如治疗转移性乳腺癌(2 阳性)的赫赛汀(曲妥珠单抗),原先自费购买的价格为24425元/支,2016年纳入医保支付后个人只需要自负8660元/支,2017年纳入新版医保目录后,赫赛汀的价格进一步降低,个人自负标准从8660元/支下调至3040元/支,病人及家属减压效果明显。

  而为了切实保证患者尽早买得到、用得上、可报销国家医保准入新纳入的谈判抗癌药品,今年11月29日,国家医疗保障局办公室、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办公厅、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联合发布《关于做好17种国家医保谈判抗癌药执行落实工作的通知》。

  根据通知,医保局要求各地医保、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和卫生健康部门要采取措施,做好谈判药品的供应保障工作。医保部门开展2018年医疗机构年底费用清算时,谈判药品费用不纳入总额控制范围,对合理使用谈判药品的费用要按规定单独核算保障;在制定2019年总额控制指标时,统筹考虑谈判药品合理使用等因素,及时调整基金支付额度,保障医疗机构药品供应和患者用药需求。

  审评审批制度不断完善 更多新药加速上市

  药价下降的同时,审批速度的提升帮助更多新药加速上市。近年来,我国审评审批制度改革措施成效显著。根据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公开的数据,截至2018年10月,排队等待审评的药品注册申请已由2015年高峰时的近2.2万件降至3000件以下;新药好药上市加快,我国自主研发的83个新药165件申请,已通过优先审评程序批准上市;43个医疗器械通过创新审评程序批准上市,6个医疗器械通过优先审评程序批准上市。

  同时,仿制药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扎实推进,通过仿制药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的品种,及时收载入《中国上市药品目录集》,供行业、公众和相关部门实时查阅;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制度试点深入展开,极大调动了药品研发的积极性,激发了企业创新活力,有效减少了重复建设,为推进药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医药产业高质量发展发挥了积极作用。

  数据显示,“十二五”期间,我国共有210个创新药获批,并开展临床研究,埃克替尼、阿帕替尼等15个1类创新药获批生产,110多个新化学仿制药上市,中药质量控制与安全性技术水平提升,-、128排等一批大型医疗设备和脑起搏器、人工耳蜗等高端植入介入产品获批上市。

  12月12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文指出,要加快进口药上市步伐,加快临床急需药品审评审批,促进境外已上市新药尽快在境内上市;对在境外还没上市的创新药,也要力争做到境内外同步上市。进一步研究制定鼓励药物研发创新的政策,通过政策引导和服务使企业做大做优,推动我国加快从制药大国向制药强国迈进。

巴黎气候变化大会11月30日至12月11日举行,会议的主要目的是达成关于2020年后加强应对气候变化行动的协议。以下是历次气候大会取得的主要成果。

1995年3月底至4月初,柏林气候大会,会议通过了工业化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共同履行公约的决定》。

1996年7月,日内瓦气候大会,会议发表声明,争取在1997年12月前缔结一项“有约束力的”的法律文件。

1997年12月,京都气候大会,会议通过《京都议定书》(简称《议定书》)。这是设定强制性减排目标的第一份国际协议。

1999年10月底至11月初,波恩气候大会,会议通过了商定《议定书》有关细节的时间表,但在《议定书》所确立的三个重大机制上未取得重大进展。

2002年10月底至11月初,新德里气候大会,会议通过了《德里宣言》,强调应对气候变化必须在可持续发展的框架内进行。

2004年12月,布宜诺斯艾利斯气候大会,会议在几个关键议程上的谈判进展不大,其中资金机制的谈判最为艰难。

2005年11月底至12月初,蒙特利尔气候大会,会议最终达成了40多项重要决定,其中包括启动《议定书》新一阶段温室气体减排谈判。

2006年11月,内罗毕气候大会,会议取得了两项重要成果:一是达成包括“内罗毕工作计划”在内的几十项决定;二是在管理“适应基金”的问题上取得一致。

2007年12月,巴厘岛气候大会,会议取得了里程碑式的突破,确立了“巴厘路线图”,为气候变化国际谈判的关键议题确立了明确议程。

2008年12月,波兹南气候大会,会议总结了“巴厘路线图”一年来的进程,正式启动2009年气候谈判进程,同时决定启动“适应基金”。

2009年12月,哥本哈根气候大会,会议发表了《哥本哈根协议》,决定延续“巴厘路线图”的谈判进程,授权《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简称《公约》)及《议定书》两个工作组继续进行谈判,并在2010年底完成工作。

2010年11月底至12月初,坎昆气候大会,大会通过了《公约》和《议定书》两个工作组分别递交的决议。

2011年11月底至12月初,德班气候大会,大会通过决议,建立“加强行动德班平台特设工作组”(简称“德班平台”),决定实施《议定书》第二承诺期并启动绿色气候基金。

2012年11月底至12月初,多哈气候大会,大会通过包括《议定书》修正案、有关长期气候资金、《公约》长期合作工作组成果、德班平台以及损失损害补偿机制等方面的一揽子决议。

2013年11月,华沙气候大会,大会对德班平台进程、损失损害补偿机制、资金问题最后作出了决定,取得了大家都不满意但都能接受的成果。

2014年12月,利马气候大会,大会通过的最终决议进一步细化了2015年协议的各项要素,为各方进一步起草并提出协议草案奠定了基础。